鬼故事—亡魂书(三)

绅士玩具

一个很禁忌的字出现在他脑中‘鬼’。他见鬼了!不是说好了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吗?怎么还会突然蹦出来,它就不怕被无产阶级专政了!郑凯在心里一边大骂,一边却又真实的吓得脸色苍白。那个被老头踢飞的尸骸,怎么就和那黑影很像。不是眼花,他怀疑又推翻怀疑了几次,确定没有看错。因为老头和女孩坐在最里面,后面是封死的岩石壁。篝火就在两人身前,他们的影子是重叠的,与石壁融在一起。而那个黑影,完全不同,是有形的。

显然洞内的人都被外面异动所吸引,根本没有注意老头身后。唯一察觉异样的是女孩,她也只是察觉到郑凯的异常。但她想偏了,以为是自己拿着枪,才把郑凯吓坏了。所以她只是在心里鄙视,根本没有在意其它。

啪、啪,两声枪响。然后还有金属磕碰岩石的声音,再接着有人低声吆喝。因为夹杂在雨声里,听着不是那么真切。郑凯没有再敢看老头他们,开始专心盯着外面。难道他们被发现了?还是一直就被跟踪着?会是民兵?他知道生产队有自己的民兵队,队长那里还有一把步枪,平时都是锁在队上保险柜里。其他人都是配的白蜡杆红樱穗铁头枪,演练的时候还是很威风的。可这些人,看身法完全就是军人模式,枪也是他没见过的外国货。估计就是民兵队全过来,也只是过来凑数。

鬼故事—亡魂书(三)

可此时,这些人丝毫没有轻松感,反而气氛愈发凝重。因为寂静,似乎外面的冲突暴起又骤落。老头终于坐不住了,他将衣服慢慢解开,露出里面对襟短褂,火光里黝黑短褂微微有些泛光。竟然是和那尸所穿同等材质油布所制,只是因套在活人身上,多出一份细腻柔软的质感。

不等他进一步行动,外面已有人慢慢走进来,是最后那个爬出去的壮汉。只见他一步一步靠着石壁挪进来,双眼只剩两个血洞,血浆凝在他脸上,表情却是麻木的,即不痛苦也不恐慌。他手上已没有了枪,双手无力悬着,似乎已经折了。

“别让他靠近!”老头冷酷的发出命令。

一个靠前趴着的壮汉跃起,兵工铲斜着劈出,人头落下,诡异的是却没有血喷出来。

郑凯还是第一次见斩首,比之前砍尸骸刺激多了,本就苍白的更加苍白,一阵恶心,当场就吐了一地。

“都不要出去!”老头接着又发出命令。说完走到郑凯身旁,捡起掉在地上的窫凿装进口袋。

紧张的对峙中,夜悄然降临。外面的雨下得更欢,噼噼啪啪的声音在山洞里回响。除了老头,洞中众人都一刻不松懈的盯着洞口,似乎下一刻就会有什么冲进来。

咕噜咕噜,郑凯早就饿了,不仅因为吐过,还因为今天只吃了一两米、喝了三口白菜汤。除了能吐出酸水,再吐不出其它的。

“做点饭,在洞里不会有事。”老头说完所幸闭上眼睛。

剩下九个壮汉多少会有些不自然,相互看了看,又沉默着做起饭来。女孩藏好枪,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郑凯身旁。

“想好没有?”

郑凯一直低着头,听到她发问,瞬间在脑中转了几转才抬头看着她。

“还有活命吗?”

女孩不知怎么就被这句话逗笑了,接着又觉得不合时宜,立刻捂着嘴。

郑凯皱起眉头,将嘴角的残渍在衣袖蹭去。眼神很坚定,心里却是真的怕。还没来插队前,曾听人说过湘西地区的悍匪如何如何。眼前这些人会不会残余的土匪?还是隐藏在革命队伍的敌特?事实上剿匪胜利距此不过十多年,反到是敌特渗透到内陆几乎不可想象。看他们杀人,眼睛都不眨,会不会是漏网的悍匪。这几年也不知怎么隐藏的,说不定已经混入革命队伍。只是这个女孩明显是建国后出生的,所以并没有悍匪的那种血腥味。

鬼故事—亡魂书(三)

“谁要你的命啊!只是让你和我们走一段,或者跟我们走也行。”女孩侧着头看他的表情。

此时闭着眼休息的老头也眯起眼盯着郑凯。

“行!”郑凯回答得很快,看起来没有经过思考,事实是他早就想好了,保命要紧。不管出于何种目的,不宜硬拼,既然如此又何必逞嘴上之能。

“好,就这么说定了!”女孩多少有点鄙视,似乎在期待其它答案,毕竟是建国后出生的,骨子里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老头此时已经闭上眼,没有任何表情。就算是旁边做事的壮汉们,也没谁有兴趣看他们。

所谓的饭就是他们缠在腰上的米,接上雨水煮了一锅粥,快熟时加了些肉干粉在里面。闻着还是香,但吃的时候什么味都没有。只是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郑凯而言,却是天下美味。因为他是最后一个吃的,所以没有形象的把锅底都舔了。一旁盯他的壮汉见怪不怪,只是让他去洞接点雨水把锅洗了。

此时外面雨越下越大,似乎天都快要塌下来了。郑凯站在洞口,多少还是心里发怵。会是什么东西将人杀得无声无息?肯定不会是部队攻过来了。还有站在老头背后的黑影又是什么?

“早点睡,等会和我一起守下半夜。”盯他的壮汉捅了捅他,就自个找地方休息。郑凯何尝睡得着,缩在角落里,耳中尽是雨声。问题一个接一个,却没有一个能解答。从女孩的语气,他确实还有活命可能。他要活命,一定要!

“喂,该我们守了!”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郑凯被摇醒,众人基本在睡觉。也看不出是什么时间,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坐起来,蹲在洞口。雨总算是小了,外面的风吹进来凉了凉的,与洞内闷热形成鲜明对比。

“拿着这个。”壮汉扔了一把工兵铲给他,又自己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一个圆袋子,从里袋子里扯出一些烟丝,就用大的烟叶滚成条,凑到将熄的篝火里点上。土烟劲在,抽一口就能冒出浓浓的烟。

“怕不怕?”壮汉问得很小声。

“怕。”

“习惯了就好,我们也是没办法,留下来也是死,还不如搏一搏。他们都是自愿的,谁没了也怪不得谁。”壮汉眯着眼,又狠狠的抽了一口。

郑凯听得耳根直跳,反革命啊反革命!换作平时早打他一大棒子,再给他扣上一顶高帽子,然后架起双手来个坐飞机!可惜现在他是人家盘里的菜,怎么切还得看人家的心情。

“嗯。”

“别不习惯,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我还不知道!我们都是那时候剩下的,只是因为没有留案底子,才能活到今天。可这次不同了,已经有几个被抓,听说打得很惨,迟早会招的。我们准备去外边,那里比这边好多了,饭有吃,肉有吃,还不会被人查案底。”壮汉突然的真情表白,让郑凯非常不适。一定是他睡着后,又发生了什么,他的直觉告诉他,不简单。

“要不你和我们一起走吧,去那边享福。”壮汉深情的看着他,确实很真诚。

“我……我爸妈……我爸妈身体不好,我不能走……只要给我活命就成,我什么也不会说出去的,你们可以放心!”郑凯尽量让自己说得很可怜。刚刚他差点说出他爸妈一个公安系统的法医,一个是部队的军人,而他是个狂热的信仰者,根本不会考虑叛逃去那边。

“唉……都是命啊!”壮汉说完一个劲的抽烟,风带着烟在洞里回旋,郑凯不经意回头一看,烟雾在洞里深处绕出个人形,佝偻着身子正凑到老头身旁,似乎在找什么。郑凯看得眼皮直跳,强行让自己扭过头去不看。可他刚一回头,就看到壮汉身后伸出一支苍白的手来,正要扼住他的脖子。再装不下去了,郑凯吓得往后一退,靠在石壁上。

鬼故事—亡魂书(三)

“干嘛!”壮汉也被他吓到,手上一哆嗦烟也掉地上。

郑凯再定眼一看,什么也没有。“没事,脚蹲麻了!”

那一瞬,壮汉眼中流露的杀机,郑凯知道自己只怕命在旦夕。刚刚差点就信了他说的,这帮奸人!

壮汉似乎也知道自己漏了馅,一直低着头不出声。

“你去睡吧,让你看着也没什么用,铲子给我。”冷冷的说完,壮汉就把铲子收走了。

此时郑凯哪敢再睡,只是缩在角落,假装睡着。但眼睛一直眯条缝在看。壮汉蹲在洞口,手中挥舞着铲子,异常灵活。从他阴晴不定的表情,可以看出杀机很浓。而前面诡异出现的手,此时已经消失不见。

萌宅小站的作品欢迎转载分享:内容均为网友原创或互联网公开信息引用。
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:https://28acg.com/1212.html/

0
绅士玩具

发表评论